追蹤
只有‧直友‧07‧19
關於部落格
ACTOR? SINGER? TAKE YOUR PICK.
  • 15375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神様のボート」(神之船) 最終回

神之船最終回,結束了。

腦中揮不去的,是悠揚的配樂,是美麗的畫面。

餘韻,真的感受到餘韻,像看了場電影一樣。

好久好久沒能看直人演出這樣的戲劇,欣賞完了神之船,不知道下一齣戀愛劇碼,會讓我們等多久。

忽然覺得有點擔心起來了,真希望能以後還可以有機會,再看到直人深情的吻。

劇中50歲的澤木哲哉雖然有些白髮風霜,但出奇的很有味道,好喜歡這樣的直人。

真希望十年後的直人就是這樣(笑)。


*********************************************************************************************************


2012年,東京。




『パサド』樂器店的老闆,請與我連絡。
我正在找Narciso Yepes的吉他曲錄音帶。
以莫札特主題變奏曲開始,用Juegos Prohibidos結束的那捲帶子。
本人住在神奈川縣三浦郡葉山町崛內1564-2 木蔭莊 
"J.S.B"



 
 
我說過了啊,總有一天我們會見到爸爸,妳爸爸,就是我們的安身之地。

又是爸爸。妳瘋了。

我想活在現實裡,媽媽沒有活在現實裡!


相信我,一瞬也不要懷疑。
我一定,會找到葉子的。





2013年,東京。











 

這位就是我之前跟妳提過的,多年前我和她曾做過一段時間的夫妻,但是,有一天,她就忽然消失了

妳怎麼樣了?妳的孩子好嗎?

對了,很久以前,那個男人曾經來過這裡。

什麼時候?

大約五年前吧,他來找過妳,可是妳卻去向不明了。


已經....可以死了。











他真的回來了,到這裡,來找我。

那麼後來呢?後來又到哪裡去了?

我已經從心裡覺得什麼時候死去都無所謂了。


死,什麼時候都可以。

 



一切都是葉子的幻影?真實?



 
小姐要點些什麼?

給我水。





歡迎光臨。




葉子吃著藥,一顆,接著一顆。


以下節錄於神之船小說



門開了的時候,我沒有必要回頭看。

店裡一片昏暗,雖見人來人往,也聽得見音樂,但人的腳步聲和行動的聲音卻一下子都消失了。

比這個更加強烈的東西,是作為個體的,如溫度一樣的東西,如力量一樣的東西。

我知道是他。

就彷彿昨天也見面了,然後約定,在各自的地方工作一天之後,今天再像約定的那樣見面,

就是那樣的自然。

啊,是他,我這麼想。


我是不敢相信呢,還是在想果然如此呢,我區分不了了。

他緩緩向我走來,站在我的背後,用手輕輕地撫摸著我的臉。

 

來晚了,對不起。

不敢相信.......

讓妳等了那麼久,真的很抱歉。

你真的回來了....

我不是說過了嗎?

「無論如何,一定會找到葉子的。」


來,走吧!

去哪裡?

去我們的草子那兒。

你知道草子的事?

很久以前,去拜訪桃井教授時,聽他說的。

草子會跟我們團圓吧?


當然會,她很像你喔。









好想就這樣擁抱著,變成水流走。

像河一樣?

對,像河一樣。

就那麼擁抱著?

對。絕對不分開。

如果我們就這樣死了,

如此地手跟腳纏在一起.....

會變成水吧。








《叮咚,電鈴聲》

以前,我的媽媽曾如此說過:

「人,只要相遇過一次,就不會失去彼此。」


所以,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開。」

   -- 聖經  馬太福音 十九章六節下






神之船,全三回,結束了。

最後葉子究竟有沒有與沢木重逢?

是現實?是想像?

或許這個答案,就跟小說版的結局一樣。

各有擁護者,看你怎麼想。







當然,我私心希望這一家人,是真的團圓了。


雖然之前在略讀完小說版之後,查資料才發現,讀者們對小說版的結局,其實有著不一樣的看法。

很多讀者認為葉子最後死了,與「あのひと」重逢,也只是她死前的想像。

不過,我覺得戲劇版比小說版多了點真實的描寫,畢竟沢木真的有到葉子曾工作、居住的地方去

尋找過她們母子,後來也到了跟葉子初見面的酒吧.....雖然還是錯過了.......

我自己在第一次略讀小說版的時候,相信葉子在最後是真的與「あのひと」重逢。

小說讀到最後一部分,也才一掃初讀前半部的疑惑與錯亂,轉為感動與溫暖。

雖然我真的不能算是很喜歡這本小說寫作的風格,但還好是知道會由直人演出「あのひと」之後

才開始讀的,所以文字代換很順利,也終於在小說結尾,感受到了作家江國香織小姐文字的力量。



很喜歡小說結束的這段:

他緩緩向我走來,站在我的背後,用右手輕輕的摸著我的右臉(戲劇裡是左手摸左臉)

“好久不見。”

是他那溫和、親切、讓我渾身癱軟的過去的聲音。

我將頭稍稍地向右邊轉過去了一點,想用皮膚去確認他的手指。

不伴有任何感情。我不能去看他的臉。

“不敢相信。”

我嘀咕道,我知道自己是這麼想的。

“我也不敢相信。”

他說,我們感覺彼此的聲音都在顫抖。

同時發覺,這一點雙方在同一時刻都意識到了。

總是如此。可就是不知道為什麼。

找到話似乎要一年,安心地哭泣要一年,用手擁抱住他的脖子,大概又要一年。

不過,隨後我就發現,我的右手已經放在坐在旁邊的他的左膝上了,被他溫暖的手緊緊地握住。

就像以往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